A+ A-

五年后……

在西北一个很不出名的小城镇,唐心和五岁的儿子手牵手从幼儿园回家。

夕阳落在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人儿身上,好像渡上一层金色的光。唐心看着儿子稚嫩的眉眼五官好像从另一个人脸上扒下来的似得,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拼命想要忘记的事情。

岁月如沧狗,不知不觉儿子竟然都长的这般大了。

当年,唐心的父母因为她而死,她实在没有勇气再呆在父母生活过的地方,也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自欺欺人的面对珞毅,所以她只能逃走。冲动的不顾一切的逃走。

唐心那时候大着肚子,打一辆黑车去长途客车站,漆黑的夜直接上了最快一辆发走的长途客车。老天都在让她远走,这胡乱上的车竟然是开往大西北的一趟长途卧铺。而她不是在站内买票,车站也没有她的任何记录。

后面的日子自然是辛苦的,唐心刚生完儿子那会儿,身上仅有的钱花完了,还不能出去赚钱,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。若不是房东好心接济,可能都饿死了。现在终于好了,儿子五岁了,都上幼儿园了,而唐心就在儿子的幼儿园做幼师,一边赚钱一边照顾儿子。

唐心现在的日子过得简单,充实。曾经的伤痛永远刻在心头,这辈子都不可能磨灭,但伤口结痂太久,时而想起的时候,已经不会再有当初撕心裂肺痛的喘不过气的感觉了。

“妈妈,幼儿园明天要体检。”唐念白白的小手扯着母亲的手,声音低低却好像小大人一样。

唐心轻笑:“嗯,我知道。我是幼儿园的老师,比你先知道。”

唐念歪着小脖子问:“妈妈,我怎么从来没有见你体检过?”

“妈妈很忙啊。”唐心随口说道。

唐念握着母亲的手紧了紧,表情更加认真:“忙只是借口,妈妈,你是没有钱么?。”

唐心一愣,一个五岁想小孩子都知道钱这个概念了?

唐心弯腰和儿子视线齐平,伸手戳戳他的小鼻子:“不是,妈妈有钱。妈妈可是幼儿园全校小朋友投票的优秀教室,有很多奖金的。”

唐念歪头咕哝一声:那还不是我发动小朋友选你的。

唐心不知道儿子的腹诽,又捏捏儿子的小脸:“念念,今天中秋节,你想吃什么?”

唐念伸手拨开母亲的手,严肃又正经的说道:“吃什么都可以,但是妈妈,给你说过几回了,能不能别老捏我的脸。”

“哎呀,你这熊孩子,你是我生的,我捏捏怎么了。”唐心双手叉腰。

唐念嫌弃的转身就走:“我是熊孩子,你就是熊妈妈。”

唐心看着儿子自己走,有些头疼。这个臭小子,才五岁就不让捏,还不让人说。那说话的口气,态度,表情,简直和他爹一模一样!模样长得像就算了,就连脾气秉性都像的很。

“唐念,又嫌弃妈妈,今天罚你默写唐诗三百首!”

“幼稚。”

“幼稚?唐念,你站住,你再给我说一句,谁幼稚!”

唐心气的跳脚,奈何那臭小子洋洋洒洒的迈着稳健的步子,装听不见!

母子俩时而甜如蜜,时而如冤家。两人谁也不理谁的回到出租屋就有人来敲门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afwx688

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

153412436762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