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+ A-

那休息间的奇怪的*@声是两个男人发出来的。

两个人男人不着寸缕。一个白净的男人双手扶着沙发靠背,弯着腰,一个一身肌肉,好像练过健美的男人搂着白净男人的腰。两人的身体黏合在一起,撞击着,忘我的**着。

唐心慢慢后退,将手握成拳头塞进嘴里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转身跑去洗手间,趴在马桶上就吐起来。

那个白净的……白净的男人竟然是珞涵,是自己的老公。

就在昨晚,珞涵还和自己在chuang上抵死缠绵,浑身都散发着强悍的男性力量。而今天,他却和别的男人一起,还是被男人插。

“呕……”唐心想到那个场面,又吐起来。

如果唐心撞见珞涵和女人一起偷情,她都不会这么震惊,这么恶心。

佳怡来到洗手间,挨个门敲敲,然后找到面色纸一样白的唐心,吓得惊呼一声:“心心,你怎么了?不舒服么?”

唐心不敢跟佳怡说那事,就扯了个幌子:“突然肚子很疼。”

佳怡扶起唐心:“是吃坏东西还是刚才跑的太急了,走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唐心摇摇头:“不用去医院,现在好多了。”

“好多了也别跑了,看你脸色不好,我送你回家。”

佳怡带唐心换了衣服送她回家。车上见唐心状态还好,才松口气:“看你去卫生间迟迟不出来,我就过去看看,你刚才真的是要吓死我了。”

唐心努力扯了扯唇角,又忍不住问:“佳怡,你说**同志还会和女人**么?”

佳怡好笑:“心心,你还想着你大哥的事呢啊。”

“我就是随口问问。”

佳怡说道:“这个你问我就问对了。我表哥开了个酒吧,里面死基佬可多了。我表哥跟我铁,什么都跟我说。他说酒吧里的常客很多是双性恋,男女通吃。但这样的大多数都是强攻那部分。而被干的那个,基本上就不能和女人**了。因为他们被戳久了,那个功能就废掉了。即使功能还有,也是不能持久。”

唐心脑子里闪过那个恶心的画面。珞涵是个受,那他岂不是基本不能和女人睡,即使睡也是三分钟的热度?如果是那样,那每晚和自己睡,持久强悍的到让自己腿软的男人又是谁!

大哥。

这个字眼一跳到唐心的脑子里,唐心的额头瞬间涌出一片冷汗。

那个大大的别墅里,安保森严,外人根本就不容易进去。而家里除了珞涵就只有珞毅是男人。想起有一晚,和自己亲吻的人唇齿间都是烟草味。可是珞涵根本就不吸烟,家里抽烟的是大哥。

唐心又想到,自己和珞涵再甜言蜜语,他却没有一次主动亲吻自己。今早自己亲他了,他居然是下意识的躲开。还有夜晚的欢爱,从来都是不开灯。第一次是被蒙住眼,第二次是被衣服盖住脸,以后的大多数基本都是背对着男人。

一个冷战袭遍唐心全身,手脚不听使唤剧烈的抖动起来。相比亲眼看到珞涵和男人搞更不能接受的就是,和她夜夜欢好的那个人是大哥。

“心心,心心你怎么了?心心,你别吓我。”佳怡发现唐心的不对劲,再不敢耽搁,车头一转,往医院疾驰而去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afwx688

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

153412436762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