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+ A-

夜渐渐深了,季越凌轻轻的推门而入,房间里一片漆黑。

这一个月以来,他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折磨这个女人,今晚他一个人安静的躺在chuang上,却怎么也睡不着,于是他来了。

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,这个让他仇恨的女人。

当年,他父亲的公司欠下巨额的债务,被沈氏收购,偌大的季氏在一夜之间破产,父亲被官司缠身,债主逼迫,最后走投无路。

是沈沐逼死了他的父亲,而那时的他才不过几岁,所以无法为父亲报仇,只能让凶手逍遥法外。

从那时候起,他就在心底暗暗发誓,不管等多少年,他一定要为父亲报仇雪恨。

这一等,他就等了十八年,终于为父亲报了仇。

可是这十八年来,他所受的苦,忍受的痛,没有人知道,他总是半夜被同一个梦惊醒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从未停歇。

沈沐就这么死了,真的是太便宜他了,所以他禁锢了沈沐的女儿沈菁菁,让她来偿还她父亲欠他的债。

这个女人还是有几分姿色的,那雪白的肌肤比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好看多了,而且在那方面,她也能让他得到宣泄和满足。

季越凌勾着唇角,抚摸着她白皙的脸。

睡梦中她都皱着眉,明显是睡得不安稳。

“季越凌,你这个畜生。”沈菁菁梦中都在骂他,可见是对他恨之入骨。

季越凌怒了,她居然梦里都在骂他,骂得好,骂得真好。

他擒住她,不顾她遍体鳞伤的身子,狠狠的惩罚着她。

沈菁菁被痛醒,“滚开,你这畜生。”沈菁菁疼得冷汗直流,用力想要将季越凌从她身上推开。

“沈菁菁,你要为你刚刚的口无遮拦付出代价。”季越凌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她身上。

沈菁菁用尽咬向了季越凌的肩膀,在他疼痛之际,使劲全身力气将他推开,向墙上撞去。

半夜,莫云帆被季越凌吵醒,急匆匆的带着药箱来了香山别墅。

“我告诫过你,不听医嘱,你这是要害死她。”莫云帆看到沈菁菁的情况,气不打一处来。

季越凌皱了皱眉,沉默不语。

“送她去医院。”莫云帆对季越凌说。

“不能在这里治疗?”季越凌问。

“不能。”莫云帆不想跟他废话,耽搁了救人的时间,就算他是神医也救不了她的命。

季越凌犹豫了半响,还是上前将沈菁菁抱起,赶往医院。

抢救室外,季越凌独自一人坐在凳子上,地上扔满了烟蒂。

整整三个小时,一直在抢救,这是有多严重?

季越凌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反正他很焦躁,很不安。

沈菁菁死了不是很好吗?她死了他的仇恨就结束了。

可是他并不愿她死,他要她活着,活着承受煎熬。

终于,快天亮,沈菁菁被推出了抢救室。

病房内,只听到仪器滴答滴答的声音,沈菁菁就像一个破布娃娃躺在病chuang上。

季越凌看到毫无生气的沈菁菁,心蓦地一疼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whsw6888

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

15341243676265